這裡出現的文字,通常和服飾沒有太大關係。

 

今天和公司一位妹子聊天,
因為A同事要離職了(正確來說是被資遣),而即將接替的新人是回鍋的前同事B,
妹子覺得即將再見的A先生很可憐,
因為竟然要交接給當初交棒的B先生,這多麼的情何以堪;
也對於前同事要回鍋不太能接受,
前同事B工作能力雖然不錯,因個性大砲直(酸)來(來)直(酸)往(去),過去和同事相處上是頗被同儕怨懟的。

關於情何以堪,妹子問我:
這樣對A同事也太殘忍了吧!公司都不顧情面的嗎?被資遣就算了,新人其實是當初的舊人,這感覺應該超差……balabalabala…

至於難以相處,妹子又問:
難道公司就這麼的只看工作能力,不看個性嗎?和同事相處狀況不會納入考量嗎?他當初真的這樣這樣那樣那樣……balabalabala…

 

這些如閒聊般的提問,
不管今天是什麼角色,都要說出讓自己不會變成豬八戒的回答才是正解;
更慘的是,今天正面對決被提問了,選擇不答才是最糟糕的面對方式,哈哈哈哈
(這說明了,沒事不要去和年輕人亂聊天 XD)

 

一向很作自己的我也直接地告訴妹子~
如果A同事已經不適任一年多,現在才被資遣,公司已經很顧及情面了,幾乎快要變成慈善機構囉!
甚至在某個角度來看,一年多才處理的不適任,這間公司或他的主管其實也是很需要被檢討的。

關於B同事的難相處和直白,
理論上會是招募時的評估條件之一,更何況是已經很明瞭的舊同仁;
但如果工作能力或技術是現在公司很需要的,剩下的應該只剩直屬主管要備好治他的能耐和對策,
不然,就別接受回任這件事。

 

這段閒聊讓我想起當年在HR的歲月裡,第一次參與資遣的感覺~
到今天還深刻記得當時的自己手抖腳也抖,心臟跳得比當事者還乒乓的感受,那是第一次在書本以外真正感受現實的世界。

我那時是上市公司的菜鳥HR,
被資遣的當事者約莫進公司2天後,被高階主管發現他是同業的二代;而這個同業,也是叫得出名字的上市公司。
身份事實一確認後,總經理先是親自打電話給該同業董事長,表達因彼此為競爭對手而必須將其兒子以解職方式處理,並且對這個決定希望盡力取得對方諒解。

這是我第一次資遣同仁,
因對象稍微特殊了些,資遣由副總親自操刀切八段這場戲碼,而我只負責把相關文件準備好,還有好好的全程錄音,最後盯著他收拾東西送到電梯口;要很有禮貌、禮遇的的那種。
就這麼簡單,整個過程約莫30幾分鐘,但我卻覺得好像跳了300分鐘有氧那樣的心跳速直線上升。

斗膽開口問副總怎麼發現這位特殊背景的新同仁?
他說:就早晨多瞄了新人資料上的父母姓名、工作這些資料幾眼,突然覺得怎麼會和同業董事長名字一樣,還在同一間公司上班~

 

後來我更斗膽的問了這位二代先生為什麼沒有選擇稍微隱晦一下父母的資料?
他說自己沒有興趣接手家業,一心想要自己去外面闖盪出一番天空,也沒有想要用父母的事業對任職的公司怎麼樣,所以覺得沒關係。

N年後的今天,覺得這位二代先生真的很單純,這麼單純怎麼進險惡的江湖走跳?
但還是希望N年後的現在,你已經有了自己的一片天空。

 

<後記>
有了更多人生滄桑後,我明白了兩件事:
一是,當老闆有員工看不見的腰要彎。
二是,秘密錄音不見得都能當做呈堂證供的。